在濒死体验中到底发生了什么

Image_1696102575237.jpg

揭开与死亡擦肩而过的经历,可帮助医生救更多性命。

科幻小说家Brian Herbert曾说过:“生命中唯一肯定的就是死亡,死亡中唯一肯定的就是它的难以预测。”这句话深得那些研究一个人最后时刻发生的事情的研究者的心声,以及随之而来的困惑。一个大问题几乎总是阻碍研究:人死后,要如何得知他们的死亡感受?

由于我们还不知如何与死者沟通,最佳途径就是与曾近距离与死神擦身而过的人进行交谈。他们常提到看到明亮的光线、一生历程在眼前闪现,或者看到已故亲人的 apparition。有些人甚至说看到死神站在床边。肯塔基大学医学院神经学教授凯文·尼尔森说,这是一个矛盾的情况:一些经历如光线等较为常见,但每个人的濒死体验又都是独一无二的。

起因还有许多未解之谜,但随着一些人允许科学家在这些情况下研究他们的大脑,该领域正在取得进展。这些死里逃生的人说,这样的经历可能改变一生。有一点可以确定:医学专家说,濒死体验绝非虚构。

搞清这种现象背后的机制,不仅出于好奇。一个目标是更好地理解心跳骤停的发生机制。这也可能拯救生命,因为医生在患者心跳停止后,会有更多知识判断何时应该继续抢救。

“这项研究不仅有利于我们理解意识,还有助于我们理解心脏、肺和大脑在我们日常生理中的重要性。” 密歇根大学医学院神经学副教授 Jimo Borjigin说。

不真实的记忆

任何人都可能有濒死体验。事实上,10%的人报告即使不在严重危险中,也出现过更敏锐的感官、时间放慢、出体等与濒死相关的体验。研究表明,濒死体验可分四类:情感、认知、精神宗教和超自然体验。其中,人们常提到超自然体验,特别是脱离身体的感觉。

约76%的人报告在濒死体验中有过出体感。一些人可能觉得这是灵魂脱体,但这实际上是大脑造成的感觉欺骗,科学家已经在睡眠中成功地复制了这种体验。研究显示,直接电刺激大脑中 REM 睡眠时通常不活跃的区域,可以诱发出体感。“就像打开一个开关,你可以迅速将人抛出体外,然后再拉回体内。” 尼尔森说。

然而,心跳骤停的人常常会回忆起濒死体验。 “约四分之一因心脏骤停幸存的人,对某些方面的濒死体验有记忆。” Borjigin 说。这是因为心跳骤停会导致血压下降,她说。心脏无法正常泵血,氧气就无法传递到身体其他部位,这对身体每个细胞的生存来说都至关重要。当大脑被警告氧气突然下降时,大脑会发生某些变化,这些变化导致了濒死体验中的感知扭曲。

大脑中的电涌

十年前,Borjigin 和她的团队观察到,在模拟心跳骤停的大鼠,在心跳停止后30秒内大脑仍十分活跃。更有甚者,大脑电活动增加了。为了确认这是否也发生在人体中,Borjigin 最近测试了四名危重病人的大脑,这些病人已经停止生命维持治疗。

当这些昏迷的病人被取下呼吸机时,他们无法自主呼吸。但是,使用EEG,Borjigin注意到两人在身体开始关闭时出现了伽玛波激增。伽玛波通常代表意识,因为它们在一个人清醒时最活跃。

“我们已经证实大脑拥有独特的机制来应对缺氧,因为氧气对生存极为重要,即使是短暂的缺氧也会大量激活大脑,并可能导致濒死体验。” Borjigin 解释道。

伽玛波的增强发生在一个叫做颞顶枕联合区的大脑区域。该区域负责将各种感觉信息(包括触觉、运动和视觉)融合成我们的意识自我。无法知道增加的大脑活动是否与他们可能看到的景象有关,因为遗憾的是,这两名病人都已经离世。但 Borjigin 认为该区域的激活意味着人们可能听到声音并理解语言。“即使闭着眼,他们可能也听到周围的谈话,并在大脑中形成视觉图像。”

隐藏的意识

在一项关于濒死体验最大的研究中,一个国际医生团队把大脑活动的激增与他们所说的心跳骤停后马上出现的“隐藏意识”联系起来。在该研究中,那些心跳骤停后通过心肺复苏成功救活的人,能够回忆起他们看似无意识时的记忆和谈话。

在2017年5月至2020年3月期间,该团队追踪了567例进行心肺复苏的心跳骤停患者。他们在心肺复苏期间使用EEG和脑氧监测,来测量电活动和大脑氧水平。为了研究听觉和视觉意识,该团队使用平板电脑,屏幕上显示10张图片中的1张,5分钟后,播放水果名称的录音:梨、香蕉、苹果,另5分钟。

在最初的567名参与者中,只有53人成功复苏。起初,他们没有任何大脑活动迹象,被认为已经死亡。但是在心肺复苏期间,该团队注意到了突发的大脑活动。这些活动包括伽马波以及其他波:三角波、弧波、α波和β波——这些电活动都表示意识。

在那53名患者中,有28人在认知上能够接受采访。11人记得心肺复苏期间保持清醒,意识到发生的事,或有如出体等意识体验。没有人记得视觉图像,但当要求随机说出三种水果时,一个人正确说出了录音中的所有水果——尽管作者指出这可能是随机的好运猜测。

研究作者还汇集了另外126名未参与研究的心跳骤停幸存者的自述,关于他们从濒死边缘回忆的内容。常见的主题包括胸部按压的痛苦,听到医生的谈话,出体体验,以及与医疗事件无关的抽象梦境。

这些发现否定了大脑在缺氧下只能存活5到10分钟的想法。它们也提出了一个问题,即医生是否可以抢救已经被确定死亡的人。 “这些患者实际是活着的,正如EEG上的正电活动所示,但从外部看他们已死亡。” 研究联合作者、急诊创伤中心主任 Chinwe Ogedegbe说。

除了大脑对缺氧的弹性之外,作者还提出了一个替代的“刹车系统”理论,这可以解释意识的扭曲感知。大脑通常在清醒时过滤和抑制不需要的信息。然而,在这种无意识状态下,刹车系统不见了,这可能激活休眠的大脑通路,进入包含你所有记忆、思想和行动的更深层次意识领域。“这似乎有助于对新的现实维度进行清醒的理解,而不是产生幻觉、虚无或妄想。” 作者在论文中写道。

不幸的是,只有少数患者在心跳骤停后幸存,目前还不清楚这种改变的意识是更多视觉还是听觉体验。Ogedegbe 正在努力在下一阶段试验中将参与者增加到1500人。这将帮助研究人员更好地了解一个人在死亡边缘所发生的大脑活动类型,并可能提供一种安慰,使病人感受到亲人在最后时刻的陪伴。

本文链接:

https://www.xiehongwei.cn/167.html
1 + 8 =
快来做第一个评论的人吧~